百人牛牛游戏规则怎么玩的技巧
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文化 > 文學作品
書 事
來源:   作者:余斌   時間:2017-08-25   點擊率:

書香浸斗室,安我虛浮心。

弄筆自堪樂,枯坐也得趣。

 

這是十年前寫的幾句話,其時我終于在城里有了專屬的安身立命之所,長期散亂的藏書也總算有了歸屬?勺跁坷锩,總覺得少點什么,于是便憋出這“幾句話”。話是寫出來了,可我筆法粗糙,實在上不了墻,遂登門請鐘意的書家提筆。趁恰到好處的酒勁,林君揮毫潑墨,一幅行草一氣呵成!爱a物”面世,他自覺“拿得出手”,一顆光頭在燈下益發光亮。我當然高興,摟抱回家,立即裝裱懸掛。

如今,它還在書房冷眼看我。

世居山村,家中雖長掛“耕讀為本”的對聯,到我童蒙時,卻仍是有地可耕、無書可讀的局面。只讀到小學四年級的父親不想我們再重蹈覆轍,困于深山,裹著滿身黃泥放出豪言:“只要你們讀得去,砸鍋賣鐵都供!边@一供就是姊妹三人十多年相繼求學,這一諾又何止付出千金?

古人說:人生憂患識字始。入學后,這句話在我身上似乎馬上就應驗了:憂在無錢甚至無處買書,患在課本之外無書可讀。以至于三年級時以學習委員的身份被語文老師召喚到寢室交代任務,第一次看到臺燈和寫字臺,還有滿滿的一柜字書,我愣住了。若干年后,我無意間翻到當晚寫的日記,竟用了“華麗”、“堂皇”等詞語來形容這“驚鴻一現”。老師姓周,嚴謹認真,一手字寫得方正漂亮,可惜幾年前死于一場車禍;以至于四年級找住在我家前面的伙伴玩,他拿出一本他哥哥的寶貝---《隋唐演義》,說抓緊看,不能借。我馬上靠坐在門檻前,一口氣讀完生平讀的第一本課外書,起身天已見黑,父母正在四處找尋;以至于母親一說要到外婆家做客就充滿期待,大我十來歲的小舅讀到高中,藏有不少諸如《楊家將》、《三國演義》等連環畫,也是準讀不準借,但我每次去都會趁他不注意“借”兩本回來。憶及舊時,頭發已見花白的小舅現在還會拿此事說笑。

古人又說:書非借不能讀也?汕閯萑绱,再不想辦法名正言順地將書據為己有,一顆童心的饑渴如何得以慰藉!家中并不寬裕,年少無法經濟。但豬往前拱泥,雞朝后刨蟲,動物尚有謀生之道,遂上山放馬割草的間隙,挖扁竹根、桔梗等草藥賣,和好伙伴一起養蠶兜售給同學,并緊攥父母偶爾給的零花錢。當然,有時也會忍不住拿出一點,買幾根冰棒,一把瓜子,解解饞。積少成多,倒是能從鄉場的書攤上買回幾本自己想看的書。只是這書錢來得不易,這買也有“講究”,運氣好時,遇到做生意的馬車,忍痛花上五毛錢,方能搭乘。大多時候還得左腳邁了邁右腳,一步一步去走那七八里的山路。

一路走來,年近不惑,藏書也與歲俱增,可翻書的時光卻少得可憐。紀伯倫說:我們已經走得太遠,以至于忘了為什么而出發。我是不是這樣呢?于是,又生發出這句話:

 世間破事太多,不如書房坐坐。
         哪怕只是發呆,也是忙里偷樂。

至于還要不要上墻,姑且放下。還是回到那幅字,寫了這篇文章之后,希望我能枯坐下來,讓它和我“相看兩不厭”。(義龍新區紀委)

                                           

 


上一篇:天涼好讀書
下一篇:父 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