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牛牛游戏规则怎么玩的技巧
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專欄 > 兩學一做
王宏甲:我為什么寫《智慧風暴》
來源:   作者:   時間:2016-07-04   點擊率:

宏甲書院(王宏甲) · 2016-01-19

 

編者按:王宏甲是長期深入中國新經濟最前線的一位作家,他的長篇報告文學近作《智慧風暴》在新華出版社出版后,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先后兩次將《智慧風暴》進行長達60天的長篇連播,引起強烈反響。全國已連播和正在長篇連播的廣播電臺還有北京、上海、陜西、安徽、新疆和中國人民解放軍“海峽之聲”廣播電臺。中央臺和作者收到600百多封聽眾和讀者來信。人民教育出版社請作者縮寫的《王選的選擇》一文,被收入全日制高中語文實驗課本《現代文選讀》(必修)。北京市婦聯、北京市大眾讀書會決定在首都千家萬戶開展讀《智慧風暴》的“征文演講評獎”活動。像這樣用發文件,組織群眾性文化活動的方式來閱讀一部報告文學作品是罕見的,它反映出一些社會團體和人民群眾對這部報告文學作品鮮明的時代意義和實用價值的認定。該書被中宣部等單位推薦為慶祝建黨80周年10部文學獻禮書之一。

 

市場陳列著希望,也埋伏著陷阱。你聽到錢幣在生長著錢幣,那是一種神秘莫測的聲音。計算機正在許多領域取代齒輪,因特網正使人類獲得空前的資源共享……這個世界正在發生重大變遷。

每當這樣的時期出現,都源于新興生產力的誕生。譬如春秋初鐵耕問世,在開發私田的過程中產生了奴隸,奴隸制瓦解,新興的生產力終于成全了大一統的中國。那場變遷,曾使中國出現了一個“戰國時代”,烽火連天,血可漂櫓,那是多么劇烈的變遷!譬如蒸汽機出現,世界就有了圍繞著齒輪來運轉的道路。1840年那場戰爭,中國是軍事力量敗給了英國的軍事力量嗎?不是。是農業生產力敗給了新興的工業生產力。于是,上至皇帝,下至黎民,沒有一個人不受到嚴重沖擊。

然而以耗竭資源為代價的工業不可能持續發展,人類才開始尋求可持續發展經濟,這就是今人所稱的知識經濟。當這個新經濟時代端倪初現,也必然對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發生重大影響。譬如中國幾千萬職工下崗,其深刻原因,在我看來便是傳統工業經濟遇到空前挑戰。換句話說,不要以為這個新經濟時代離我們還遠,它早已破門而入,進到許多家庭的飯桌上來了。

知識經濟的萌生,無疑是人類在用更理智的方式對待自己的前途。所謂“智慧”,古代哲人認為是比聰明更高級的意識。今人指對事物能認識、辨析、判斷、處理和發明創造的能力。這能力不同于知識,是掌握知識并運用知識去從事創造性勞動的能力。當今這場變遷,雖不見炮火硝煙,仍然是一場風暴,一場席卷全球的風暴。受沖擊的遠不只是企業職工。這場社會變遷一定會深刻地影響到所有的農民、商人、教師、醫護人員,乃至包括政府官員在內的一切社會公職人員。一句話,沒有人能生存在這場社會變遷之外。

今天,美國人從傳統型經濟向知識型經濟轉型,已如同他們的祖先千帆競發向新大陸遷徙那樣洶涌。中國不僅有規模很大的亟待改造的傳統工業,還有規模巨大的18世紀的手工農業,屬于知識經濟的高技術產業只有很小的規模。我們的困難是嚴峻的。

有什么快速跟進的優勢嗎?我私下里尋索,然后看見,機遇也在我們身邊。你看,美國武器驚人的遠程命中率,不是瞄準出來的,是計算出來,從這個意義上說,高技術戰爭是“數學的戰爭”。所謂“數字化社會”,也是建立在數學的基礎上。歐美大企業能提出許多數學問題,并通過解決這些數學問題不斷開發出高技術產品。我國絕大多數企業迄今甚至沒感覺到有什么數學問題,這就是大問題。盡管如此,我們畢竟面對著一個大機遇。

為什么呢?中國人有很好的數學天賦,中國孩子迄今在國際奧林匹克數學競賽中屢屢拿到最多獎牌。天下父母,沒有比中國父母更重視孩子讀書的,中國教師是相當認真負責的一大群體,全世界也沒有比中國學生讀書更刻苦的了。問題是需要清晰地認識這個時代,需要使數學的成就真正開出鮮花,需要把科技變成經濟。

在中國自主創新的高技術中,王選的發明就極為典型。他的創造早先被認為是“數學游戲”,他正是從解決了一個數學問題起步,研發出一項世界領先技術,北大方正通過開發和經營這一高技術產品迅速崛起,并使中國傳統的印刷業全部實現了向知識型產業的革命性跨越。所以,像這樣的企業不僅是知識經濟的載體,更是“母體”,具有改造傳統產業的功能。

因而,這一片實踐的意義已經不在于研究出一個什么成果,搞出了一個發明;作為科學家去開拓產業和市場,王選的選擇代表著中國科學家在新時期最先進的選擇,也代表著改革開放20年來一批先進的中國科學家實現了“從知識向經濟的偉大跨越”。他們不同于錢學森、陳景潤那一代科學家,也不同于傳統的企業家,是一批開創性地發展我國新經濟的“先進的中國人”。

中國何止有王選。中關村是中國知識經濟的發祥地。80年代中關村電子一條街興起,就是20世紀中國生產力發展最具劃時代意義的大事。它標志著中國科教知識分子直接登上產業的舞臺,成為新興的先進生產力的代表。1919年由北大知識分子發起的“五四運動”,需有工人階級的支持才成氣候,而今,科教知識分子們直接登上產業的舞臺,成為先鋒。這是此前從未有過的嶄新形象。

1840年,當中國遭遇工業浪潮的沖擊,舉國是那么不了解世界。但從那時起,到20世紀新文化運動,畢竟有林則徐、魏源、康有為、梁啟超、譚嗣同、陳獨秀、胡適、魯迅等一批先進的中國人。今天,新興的先進生產力也已經在中國出現,建立在新經濟基礎之上的社會意識、文學藝術也將發生不同于過去時代的深刻變化。所有這些,我們應該去關注,應該看見。

我所以選擇在中關村的“平臺”上,以北大方正為載體寫一本書,還因為百年前京師大學堂的辦學宗旨即“開通智慧,振興實業”,今北大力行“產學研結合”,與前人智慧一脈相承。這里實有中國人的百年追求和奮斗。

今天,世界企業500強中的高技術企業越來越多,在中國登陸的就有300多強。我國還沒有一家高技術企業進入500強。在“列強”紛至沓來,我國傳統型企業遇到嚴峻困難的背景下,新興的高技術企業還有聯想、海爾、長虹、科利華……以及在互聯網領域新近涌現的新浪、網易、搜狐等等,比起西方大企業,中國的高技術企業都還弱小。去真正認識他們,去敬佩、去學習、去愛護、去傳播、去支持這些中國年輕的“集團軍”,應該成為一種“國民意識”。

回想起來,我愚小的心智受到鼓舞,還因為:人類歷史上經歷這種重大變遷的時期并不多。我沒有機會在兩千多年前去采寫那場生生滅滅、威武壯烈的社會變遷,我也不能在二百多年前去記述蒸汽機出現前后的歐洲巨變,但今天,我就站在中關村的土地上目睹了這場與世界前途密切聯系的歷史性變遷。我如果沒有認識到也就罷了,認識到安敢不言?

每當社會發生重大變遷,世界都會再一次變成需要重新認識的對象。這樣的時期,會使許多昨日的成功者產生被拋棄感,也會給許許多多的年輕人帶來嶄新的機會。你今天就站在這個新經濟時代的入口處,看得見身前身后的坍塌與崛起。如何認識這個變遷中的時代,如何認識自己,如何選擇前程,便成為人生極重要的事情。

我是渺小的,中關村里的風云激蕩卻是為中華開辟前途的偉大實踐。我不敢說是為那里的英雄樹碑立傳,卻是想為成長中問尋前程的青年提供一些可能有用的東西。然而以我粗淺的學識去描摹,雖全神貫注仍誠惶誠恐。假如你與這本書有緣,一定要使用你自己的思維和判斷。打開這本書,第一層你可解讀中關村、北大和北大方正;第二層你該讀出變化中的祖國和世界;第三層,最要緊的一層,你該讀出你自己的潛力與前程。

不是所有的挫折你都要去經歷。我們經驗過的失敗,你不必重復。你可以直接汲取我們那一代許多人曾以青春和生命為代價才得到的某個原本簡單的道理,你可以大步地跨越我們直接挺進到最能接近成功的地方。你的成功,就是我們幾代人的夢想。

相信吧,在這個知識時代的黎明,雖然你不是最早出發的人,你仍然可以是去開辟一個新世紀的先驅。

上一篇:“落后幾十年”不等于"趕超也要幾十年”
下一篇:興義市“四個堅持”抓好“兩學一做”